莫里斯

在著名视频网站 油酷 疼讯 芒果踢喂 皮皮踢喂 矮奇意都充过会员
把所有不开心的事都写成喜剧

[出轰]认识你那天我晚饭吃了荞麦面【二】

绿谷出久x轰焦冻
出轰!!出轰!!注意避雷!!
剧情老套 走向迷幻  无存稿
人物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意外地受到了鼓励    突然更新 

(1)
       结束一天的工作,绿谷应邀来到轰家里。他脸上有伤却不妨碍仍然好看的相貌。这还是绿谷最近一段时间内第一次和年纪相当的人接触。他好奇地看着房间内的沙发、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和墙上的飞镖盘。原来他一个人住在这样的房间啊,怪不得天天点外卖。

        某个天天吃外卖的家伙招呼绿谷来沙发坐,抬头略带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家里也没什么有趣的东西,这个枪战游戏你要和我一起玩吗?我叫你绿谷可以吗?你可以叫我轰。”

       “可以的,轰…轰君。我们就来玩这个游戏吧!我们还能一边聊聊天!”

       绿谷赶紧坐下接过轰递过来的游戏柄。他们一边玩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气氛还算融洽。绿谷想起昨晚认识的经过,随口一问:“轰你为什么每次点外卖只吃荞麦面的?我们店还有其他菜品也很好吃的,店长最近也研究了好多新菜式,有空来店里我给你介绍他啊,他人很好的请我工作还会教我做菜。对了,你从一开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为什么就是不跟其他人说话啊?”

    _“绿谷少年,你过来听听看这电话通了怎么没人说话的?”

    _“呃?喂你好,这里是雄英饭店,请问你是需要点外卖还是定酒席?”

   _  “喂!你能听到我说话吗!?真的听得到吗!?”电话那头突然传来男性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

    _ “是的,你请说,我能听到。”

       _“一份荞麦面,地址是双鸭山大夏16楼A座。请尽快送。”那边突然停顿了一会如是说道。绿谷出久来店里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客人如此迫切地想吃晚饭。

(2)

      “你们店的荞麦面很好吃。”轰没有回答绿谷的话,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绿谷心想他这样问算不算窥探别人隐私,轰会不高兴的吧…不希望气氛就这么尴尬下来,绿谷看着游戏中的轰枪法奇准不禁感叹“轰君枪法真厉害啊,要怎么才能避开障碍物啊?”

       轰转头就看了绿谷看着显示的侧脸,他的眼睛亮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琉璃珠。

      把自己手柄和绿谷的并排,两人挨的很近,轰正一步一步地做操作分析,不时带着绿谷的手指按着按钮。而绿谷眼珠向上一瞄就能看到有些绿发糅进了轰的红发里,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3)
       绿谷最近下班都会找轰玩,然后10点左右离开。照他的说法是难得找到了同龄的朋友,而且轰也说了这附近没有朋友,希望绿谷常来。

      虽然精神上是很雀跃,但身体上莫名不听使唤。绿谷感觉自己最近抵抗力低了不少,白天工作总觉得睡不够,上下眼皮总是大战不停。锻炼的肌肉也似乎退化,吓得他赶紧要求加大工作量。

       虽然白天容易疲惫,那下班后还是会打起精神,看到店长还在点账,打完招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直奔双鸭山大夏。


—tbc—

emmmm好像也没写出什么内容来…
依旧无草稿 无存稿
感谢!!

[出轰]认识你那天我晚饭吃了荞麦面【一】

绿谷出久x轰焦冻
出轰!!出轰!!注意避雷!!
剧情老套 走向迷幻  无存稿
人物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写给今天要去实习的一位好朋友,希望她一切顺利。

(1)
     “铃……铃……铃”下午16点整,雄英饭馆的外卖电话如往常响起。老板兼厨师八木俊典从橱窗伸出头喊:出久少年喔,你赶紧先去接电话。估计又是那个点荞麦面的客人呐…”
      留着一头蓬松绿卷发的少年,刚刚给客人点完单,手忙脚乱地应了一声,心想那位客人真是乱来啊,为什么会只愿意让我点单呢…
    “喂你好,这里是雄英饭店。请问你需要点外卖还是订酒席?”绿谷出久十分娴熟地给电话那头的客人打着招呼。“一份荞麦面,送到双鸭山大夏16楼A座。”对话那头同样娴熟回答,甚至有点公式化地冷淡。

(2)
     双鸭山大夏其实离雄英饭店不远,也就几条街的距离。可隔了几条街仿佛隔了几十个年华,这附近依然保留了不少上世纪的骑楼和西洋风格的建筑,阳光照射在七彩玻璃上折射出妖冶的光,顺着斑驳的倒影显得光怪陆离。而双鸭山大夏正位于此条旧街的结尾,突兀却自成一派。
      ‘住在这么旧居民楼的年轻人,今天能不能见到呢?’
     是的,即使绿谷出久给送了整整一周荞麦面依然没见过那位先生的庐山真面目。

(3)
      等骑着电动车来到目的地,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17点了。绿谷不禁暗叫糟糕,好像比平时晚了点啊!他会生气吗?他会投诉我的吧?
      绿谷赶紧搭了电梯,正要关门的时候一个抱着狗的老爷爷走了进来,绿谷赶紧给他让开了地方,笑着问:“老爷爷,你要去几楼?我帮你按吧。”
     老人家看到亮着的按键‘16楼’先是奇怪地撇了他一眼,后说了句“15”便不再理他了。直到到了15楼,老人出了电梯突然转身对少年说道:小鬼你以后不要再来了,钱可不比命重要…

(4)
        绿谷听得一头雾水,实在不理解那个老人家怎么突然神神叨叨的,还是送外卖要紧啊。
       “叮~”A座在电梯左边,不同15楼的走廊灯火通明,16楼就昏暗得多,只有一两个小灯泡忽闪忽闪的,还要接着月光才能勉强看得到路,说真的一开始来还有点渗人,不过一回生二回熟的,绿谷也就适应了。
      按了几下门铃,绿谷照常把外卖放门口,准备收待会从门缝里被塞出来的钱。突然啪嗒一声,门竟然慢慢地打开了,门外少年不禁有一点紧张,会是怎样的人呢?一周以来从没见过面的客人…

(5)
    门内的人看上去是个和绿谷年纪相仿的少年,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袖白衬衫,半白白红的头发虽说张狂却又因为是顺毛以及自带的清冷气质竟平白带出一丝优雅。他看着绿谷出久拿出外卖费,缓缓开口道:谢谢你能来给我送荞麦面,你明天也能来吗?我叫轰焦冻。
    一直看着面前那些现金的细长手指,绿谷意识到有些失礼了慌张地说“我叫绿谷出久,明晚店里休息的,不能给你送了…实在抱歉。”附议无奈的笑容,可下一秒就听到一句迫切的“那你休息了能来找我玩吗?”
      他抬头看到名叫轰焦冻的少年那一灰一蓝的异色瞳孔,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好。”

——tbc——
是的,出轰。发现轰的戏份超级少啊,预计份量放在后续更新中

今天写得都是无草稿无存稿的,会视情况更新。

很久没写了,文字退步严重,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小天使。




我和本周的mha

今天隔壁来了两个同学说和我一起看……

说是喜欢这部作品,是谁谁谁的推,结果对作品内容什么也不知道,对某种东西/情况问个不停,可这明明就是前一集交代过的设定……类似这种情况真的巨讨厌,特别无语。

感觉自己喜欢的东西被糟蹋了,宁愿她们根本不认识这部作品。太喜欢这部作品了,十分不希望被这样不走心的对待。

还说是死忠粉,特别喜欢这部作品的,这算是二刺螈伪粉嘛?坐在她们傍边,看他们随便评论某一个角色,特别不是滋味……

[月山]你这样就很好

月岛萤x山口忠

希望辣鸡文笔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帅气可爱!!
其实HQ里帅气的男孩子有很多,其中感觉性格跟我比较接近的就是山口了(还真敢说???)。
只是我没有他幸运,他有幼驯染,还有一群可爱的队友。 (◔ิv◔ิ.) ​​​
因为是喜欢的人,私心给了好结果。(๑´ڡ`๑)
以上


01.
周二

“山口,这周六一起去吃烤肉吧!”前桌的山崎突然把椅子后仰侧头对着正在做习题的山口忠熟络地发出邀请。

山口对于突如其来的邀请显得有些惊讶,惊讶于平时一直不怎么邀他玩的同学的示好。可出于想和同学打好关系结交朋友的想法还是难掩开心地把头凑近了些,笑着说“嗯,好呀!一起去吧!!”

“噢!那说好了呀!我带你去一家烤肉超好吃的店!大家一起来呀!!”说完同学便又把椅子倒回去邀请了隔壁桌的同学。

刚好此时月岛也从外面回来,山口马上兴奋地说“阿月,周六山崎约了我去吃烤肉,你要来吗?”

月岛稍稍蹙眉,难得的休假日显然不想出门。

“不去。”

“呃,好吧…”



02
周五

“喂,藤原!周六记得我们一起烤肉啊!”山崎对着隔壁桌的同学提醒到。

“啊…我可能不行了…得去陪女朋友~抱歉啦”

“那我和高桥两个去了蛤!”山崎果然又拉着要好的高桥不住吐槽,完全没有其他人说话的余地,当然,包括山口忠。

“啊…那个,我可以………”

还没说完,那两人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地搭肩走出课室。

一直坐在旁边的月岛就这样默默看着山口,等过了儿便提醒他“山口,回去了。”

“嗯。”

03
周五

走到分叉口,山口转左。月岛突然叫住了他,不等他转身突然说道。“山口,周六陪我去个地方吧………”

“嗯?”

“我发现了家更好吃的烤肉店,不一起去吗?”月岛略带冷冽的声音传进山口耳朵里,融进在跃动的心跳里!

“嗯!好的阿月!!明天我来找你吧!”山口轻颤着大吼出声,整根呆毛都竖得直直的。

“吵死了,山口。快回去吧”
“嗯!阿月也是!!”


“逊毙了。”月岛在房间看着山口狂发的几条讯息,轻笑道。


—fin—

不知道大家是否会有这样的想法,会对朋友的邀约很兴奋,但遇上朋友忘了的情况会很郁闷,懊恼只有自己暗自开心,明明都没人在意嘛………(胡言乱语)



总有一天我会忘记你

My phone is always in my hand.
So,if you think that I’m ignoring you.
Yes I am.

【兔赤】想和你搭乘的那辆车

今天午睡的梦,模模糊糊记得也不太清,感觉兔赤发生这样的故事会有趣的吧(大概





      木兔光太郎上了一辆绿色的6号车,揣着600块钱,打算前往宫城县找因排球赛认识的徒弟。虽然没有去什么有名的景点,但还是被带着吃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回去一定要跟木叶那家伙好好炫耀!!

      回程时,他看见一位黑发少年也在车站前,莫名地让他觉得心情就那么安静了下来。他,长得真好看啊…

        拿散钱时,木兔发现身上带来的300块整钱。他只好厚着脸皮向黑发少年借零钱“那个…我叫木兔光太郎!我是来这里找徒弟的!我只带了300块整钱来,所以现在没有零钱…你可不可以…额…那个…”

        只见黑发少年冷静的脸显出一丝惊讶。

        当木兔以为他不愿意而想进一步表明善意时,黑发少年望着他的眼睛徐徐开口道:“木兔桑,你好。想必你是来旅游的,花费不少吧。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带来的600块一直还在?”
   
        木兔在想解释时怔住,为什么?

         此时黄色6号车没有在他们等候的站牌停下,径直驶向了远方。黑发少年望着远去的车,似乎不带任何情绪地说道:
“这是第四天了。”

         而后便不管已呆在原地的木兔光太郎,向着不远处的小巷走去…望着快要离开视线的少年,木兔隔着一条小马路向他喊到: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赤苇…赤苇京治。”





--tbc--

今天午睡的梦,感觉用在兔赤上会不错。

稍微解释一下就是现在运营的黄车6号车才能载他们离开“宫城”。而赤苇是在时间线四天前搭绿色的6号车来的,但绿色6号车在他来的第二天就停运了,所以必须搭乘来回一样的车才能离开的赤苇就被困住4天啦…
至于为什么木兔桑可以也绿色车停运的情况下依然能搭上,可能就是关键呢wwww

【兔赤】小小人生的大起大落


年龄操作 赤苇带小孩 ooc  黑研出没注意
19赤苇x7岁木兔  
今天傍晚6点多还买到车票,以为下班了来着!!然后开心地逛超市结果回家发现车票丢了!!伤心到咳嗽…
文风辣鸡奇怪(都写了些啥呀???
逻辑常识bug求忽略吧QAQ(你好烦…






1

    木兔看着赤苇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放进行李箱,每放进一件心里就越是郁闷…

    “赤苇…”木兔轻拉着赤苇的衣摆,成功地引起了那位黑发美人的注意,只见那美人回头一瞄,轻呼“怎么了?”

    木兔只是低头瘪嘴不说话,赤苇只有回头继续收拾,这次实地研究需要去到偏僻的乡下,必须好好准备才行。木兔…放到黑尾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别麻烦到研磨就好了。

    想起上次木兔去他们家拉着研磨要去买冰棒就头大,黑尾站在他们后面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麻烦的幼驯染…不过毕竟是麻烦到了他们,得跟木兔好好说明才行,不准不好好上课,不可以不吃青菜,不可以拉着黑尾研磨去吃烤肉…赤苇在心里列举各种木兔寄居行为规范,起码木兔不能洗完澡在沙发上乱晃水滴滴的头发。

    “赤苇…”身后的木兔适时唤了一声,赤苇回头看到木兔头发都耸拉下来,果然在闹别扭。
   
    “木兔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语气比上一次回应要轻一些。

    “赤苇…”还是不愿意说呢,果然还是小孩子。
    “嗯嗯。”
    “赤苇…”
    “嗯嗯,在的。”
    “赤苇…”
    “嗯嗯,我是赤苇。木兔,你该刷牙睡觉了。”
    “赤苇大笨蛋!!”

2      

第二天,由于赤苇在学校还要参加准备实地研究的讨论会,只好让同学校的黑尾帮忙接木兔回家。

       “哈哈哈小鬼又是我来接你啦!”黑尾调笑着走近某个背着小书包正一边前后摇晃着身体一边念叨着“赤苇~赤苇~”的小孩,只见小孩一看到黑尾就将整个脸焉了下来…

        “嗯?是有多不爽看到我?赤苇跟你说了吧?过几天要来我家住哟~快叫黑尾哥哥,给黑尾哥哥笑一个~”黑尾主动蹲下来跟木兔说话,还摆出自以为很真挚的表情。最后没等来木兔的一声哥哥,倒是引来一直在旁边打游戏的幼驯染一句“阿黑变态”。

        “这样就可以了吗?刚刚木兔一路上都提不起劲的样子啊,要不跟赤苇说说吧”研磨在送完木兔回家后难得显出担心的样子。
        “噢呀,研磨竟然会对游戏以外的东西上心呐~看来你终于长大了呀~既然是你提的要不还是由你跟赤苇说吧?怎样怎样?”
         “阿黑好烦,不要…”
          “要的…”
          “不要…”

           “要…”
          “不要…”

3

        讨论会结束时间是在晚上7点,距离木兔回家时间有3小时,距离黑尾告诉他木兔状态低落的时间有两个半小时…

       “唉…上次他想要吃的那款棉花糖是在这边的店卖的吧…  ”赤苇想着木兔能吃上想要的东西应该会开心的吧,虽然刚在开会时收到黑尾的信息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果然还是有必要哄哄…那家伙果然还是笑着比较让人心情好。

       即使赤苇以冷静著称,但看到家里没有开灯也没有如往常一样扑过来的木兔时不免皱眉,这小孩怎么就这么擅长添乱…

       敲了邻居木叶的门,没有;问过了黑尾,没有;去过了平时去的小公园,没有…就在赤苇几乎要出动交友圈帮忙找的时候,他眼尾余光突然一闪,那家伙呆呆地坐在便利店外,眼前车水马龙。

4
        “光太郎…你在这有什么事吗?”赤苇看似冷静地跟木兔说着话,其实他没注意到已有汗水爬上额头。而木兔似乎还没反映过来,呆看着赤苇数秒,突然超兴奋超大声地喊了一声“赤苇!”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事一样低头,将整张脸都快缩进上衣衣领… “赤苇…我去买车票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赤苇看着越发耸拉着头的木兔,轻轻揉了他软软的头发,“真勇敢呢木兔,我会和你在一起的。我只是会走开几天而已。真想到时回来看见光太郎变成男子汉的样子…”
       “赤苇!!我肯定会变成男子汉等你回来的!!!”
      “那可真的太厉害了呢光太郎。””说着把还拿在手里的棉花糖递给了木兔,后者看见赤苇递过来的东西简直两眼放光,一下子就精神起来~
       “那么,已经给了奖励,我们就一起去把车票给退了吧”赤苇坐下看着正吃的开心的木兔,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车站就在便利店后面,退票后就散步回家做饭吧,今晚想要吃饭团啊…
        但是木兔似乎总能以各种方式吸引他的注意。
        “赤苇…其实我已经把票弄不见了…我买完票就饿了嘛…”一边说着嘴里吃着棉花糖。
         “对不起…赤苇。”
         某小孩嘴里依然吃着棉花糖。

         要不我还带他走?把他放黑尾家真的没问题吗?

5

黑尾先生表示问题超大好嘛!!

_fin

这是我的第一篇兔赤文呐…如果能让看到的朋友有一点点开心那我也就很开心啦~

       

  

最佳损友

曾在那部旧手机记录过你的生日,印象中是在8月吧。现在想找这个借口试着联络才发现你的印迹在我生命中渐渐淡去,原来随着那部老手机失去的还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