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rise

你好:)知名不具

[出轰]认识你那天我晚饭吃了荞麦面【三】

绿谷出久x轰焦冻
出轰!!出轰!!注意避雷!!
剧情老套 走向迷幻  无存稿
人物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绿谷视角  轰掉线啦


(1)

       店长看着绿谷背影上的黑色灰烬在白色的T恤上越发明显,略带担忧地皱眉。他看着抽屉里那一张张带着跟衣服上同款黑灰的白纸,只从轰出现以来每天点账都会发现少了一份荞麦面的钱,取而代之的便是这些诡异的不明来历的白纸。起初他只是以为哪位客人生活窘迫而为,长此以往便也了然于心。若是孤独找人作陪那也无妨,但若危及到生人,就不能再放任下去了啊…

     绿谷前脚刚走,店长后脚便到,正确地说他是看着绿谷出了大厦才进来的。有些事情还是趁他没有陷进去前悄悄解决了的好。

    一出电梯,店长顺着微弱的光来到了门前。他敲了敲门道:“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叫轰对吧?我是绿谷少年打工的店的店长,我来这里只是想要告诉你绿谷和你在一起已经变得越来越虚弱,你应该也能感知到的吧?他聊到你的时候都很开心,真心当你是朋友,我希望你还是别再纠缠他了!你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那头依然没有动静,就这样隔着门静默着。突然有些火焰从门缝里漏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膨胀犹如地狱鬼手像门外的人袭来。幸好店长看到门缝冒火时已迅速反应过来往回避开,无奈火势实在迅猛直把他逼到墙角,前方只有一扇窗,眼看是无路可逃。

       一缕月光及时透窗洒入走廊,火焰接触到光逐渐泯灭。似乎是瞬间乖顺地退回了门内,徒留内外的人劫后余生。

       愣是八木俊典店长这样三十好几的男人也不免汗颜,若不是这月光,今晚也不知能否全身而退。在月光中有个小东西发出金属的光辉,是一把钥匙。



(2)

         店长坐在柜台把弄着那把钥匙,见绿谷来了叹了口气,朝他招招手:“绿谷少年,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等绿谷刚走过去手里就被塞进了什么,他张开一看是生锈的钥匙,刚要开口问就被店长截断:
      
        绿谷少年,你拿着这把钥匙去一趟双鸭山大夏看看吧。我放你一天的假,你看你最近都虚弱成什么样子了。这是你昨晚送外卖后我去那里捡到的。那里根本没有人,我不想伤害你,你那位朋友或许根本就不是人类。懂吗?

       绿谷被店长突然的严肃脸吓到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老板的话感到十分恼怒,为什么要这么突然说些他听不懂的话,还说轰不是人类,怎么可能!

     不想跟一直照顾他的店长辩驳,转身生气地出了店门。揣着那把钥匙根本没想去,没什么心情只是单纯地在街边闲逛,回想着他们之前相处的细节还是来了。



(3)

     这还是绿谷第一次白天来这里,看着逐渐接近的数字不自觉在电梯的倒影里整理衣领、拨弄头发。今天穿得是简单的黑色T恤,就这样突然拜访他会不会不方便?

       “叮~”到了。

      绿谷一出电梯就惊讶地看到走廊飘满黑色灰烬,越走近A座空气越浑浊,轰的门生了铁锈,凑近一闻还有隐隐的火烧过的味道。

      绿谷出久一下子着急起来朝门口叫了几声轰的名字,怕出现什么意外赶紧用店长给的钥匙开了门。意外地没看到着火。但地面铺满了黑色的灰烬,一片狼藉,每天晚上靠坐的沙发也被烧了大半,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化学味道。左侧窗户生了铁锈没有上锁随着风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暗红色窗帘垂挂着,底部也全是不规则的被烧过的痕迹,了无生气。
       
        一看就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啊…绿谷正疑惑着突然闻到一股恶臭,他注意源头就在右手边的房间那里。推门一看,发现大大小小的外卖盒堆在一起,裸露在外的荞麦面长了霉,甚至还有些米白色小咀虫在无方向地胡乱钻来钻去。强烈的视觉冲击让绿谷有点反胃,即使他不说也在心里知道,这一刻有些事情,他终究还是发现了。

        竭力压制着内心的惊恐,绿谷转身看到靠近沙发的那间轰的睡房房门整个被烧黑,螺丝掉落只剩下底部几口螺丝苦苦支撑,已然报废。借着阳光看进去也完全是黑的。

        估摸着里面有些关于轰的东西,正当绿谷鼓起勇气往里面看的时候,还没走两步一直挂着窗帘突然往绿谷方向冲来。整整一大片的落地暗红色窗帘就这么被突如其来的风吹起散开成巨大的波浪,夹杂着呼呼呼的风声。绿谷在那一刻突然整个浑身一冷脑袋空白地跑出了A座。




(4)

       要说来的时候绿谷还是有所期待的,那么现在就完全的失了魂的。他手抖着按下电梯又在两个住客半途进来时浑身僵硬,是吓的。

       —  “哎哟,你知道吗?住15楼那个陈伯啊突然被烧伤住院啦!”

       —“知道知道!听说是晚上刚出门就被烧了呢!他那狗啊一直跟着他对着空气狂叫,你看那狗平时怪听话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怪邪门的咧!”

        绿谷想起是那个神神叨叨的老爷爷,仿佛全身血液倒流,着急地问旁边聊天的住客:“不好意思,请问那个住院的老爷爷烧伤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啊?”

     —“什么时候啊,那我可不记得太清楚了。就下了大暴雨的那晚吧,哎呀暴雨烧伤这算什么事儿,这儿怕是迟早住不了人的了…”

      绿谷浑浑噩噩地跟着住客出了电梯。暴雨?最近一次暴雨还是绿谷出久第一次见到那位老爷爷的晚上,他当时跟我说了什么来着?


—tbc—
还行吧?(超小声)
之前的内容有点忘记了,不知道会不会有bug…
好久不见,实习真的超级不开心😔😔

评论(5)

热度(25)